市民悼念
  昨日,廣州市紅線女藝術中心,一位前來追思會的女士在追思紅線女。">
  市民悼念
  昨日,廣州市紅線女藝術中心,一位前來追思會的女士在追思紅線女。
  昨日,紅線女藝術中心,一位來追思會的女士在簽名簿上寫下對紅線女的思念。">
  昨日,紅線女藝術中心,一位來追思會的女士在簽名簿上寫下對紅線女的思念。
  昨早9時,位於珠江新城海安路的紅線女藝術 中 心 的1樓 小 劇場,掛起她的巨幅畫像 ,畫像中的紅線女,戴著大家熟悉的黑框眼鏡,身著白色外套和紅色毛衣,笑靨如花。
  音響里沒有令人悲傷的 哀 樂 ,她的《荔枝頌》一遍一遍地唱著。粵曲聲如同她一直以來展示給公眾的形象:陽光、向上和開朗。
  市民和粵劇演藝界人士從四面八方趕來,自發為她送行。他們將康乃馨和百合放置於畫像前,三鞠躬。這些人當中,不少是追捧她超過4 0年的“粉絲”,在追思現場,他們失聲痛哭。
  在小劇場的追思現場,市民李雪瓊攜同休假的兒子前來,獻完花後掩面痛哭。一早,兒子刷微博,看到紅線女逝世的消息,她連忙和兒子打了輛車,從車陂的家中趕來紅線女藝術中心,路上還不小心“盪失路”(迷了路)。
  這已不是她第一次為紅線女“盪失路”,小時候,她住在華貴路幸福二巷。在西關一帶,分佈著存善戲院、彩虹戲院、美華戲院和長壽戲院等多家戲院,因為小孩不需要門票,她常常獨自一人跑去“睇大戲”。好幾次因為看戲“盪失路”,被警察送回家,到家後,總免不了老竇(父親)一頓“竹筍炒肉”。
  排隊兩個鐘 領到票看她一眼
  還有家住北京南的馮姨和4個老友,都是“拍拖前就中意紅線女”的忠實“粉絲”,他們搭乘半個鐘頭的243路公交車,早早地趕來。按照他們的原計劃,應該明天才來紅線女藝術中心。“聽說這裡有粵劇博物館,我們想來參觀下,原定是今天,但是有個老友腳不舒服,就改到了明天”。但是一早紅線女過世的新聞讓他們震驚,馮姨和老友趕緊前來。“她本身就有高血壓”,他們很清楚“偶像”的身體狀況。
  11月30日,廣州粵劇院在白雲國際會議中心60周年的演出現場,他們聽到了紅線女的“絕唱”。“那天,我們在南方戲院排了兩個鐘頭隊,才領到免費票”。在2樓的觀眾臺,他們遠遠地看見舞臺上的人影,後來,乘著上洗手間的機會,溜到1樓門口,剛好看到紅線女出場,開唱《荔枝頌》“雖然離得很遠,但看得很清楚,她口個把聲好靚”。
  學生捧花前往 追憶好老師
  “紅老師以前叫我‘肥仔’,現在我不肥了”,11歲的林浩昆說著,低下了頭,他再也見不到他的紅老師了。與他一道前來的,是15歲的劉思琪,早已淚流滿面。他們是紅線女鐘愛的“弟子”,曾獲少兒戲劇獎“小梅花獎”。
  荔灣區青少年宮的粵劇藝術班,林浩昆和劉思琪都是這裡的學員,紅線女會抽空到這裡,給孩子們單獨輔導。正在執信上高一的劉思琪深得紅線女的喜愛,她的學習成績好,也鐘愛粵劇,聲音響亮,正在學習“紅腔”。近兩年來,她每個月都會與紅線女通電話或見面,請教她唱戲,聊自己的學習。“紅老師告訴我,除了學戲,還要讀好書”。
  老鄰居緬懷 紅線女喜歡吃榴蓮
  晚上8時,市民林阿姨從家中趕來,坐在演藝廳的角落處看著紅線女老師的巨幅肖像擦拭著眼淚。林阿姨回憶道,曾經在菜市場偶遇紅線女老師,“她喜歡穿鮮色的衣服,還喜歡吃榴蓮,走起路來很快的。”
  昨日,記者在紅線女家附近的華僑外國語學校外遇到來接孫女放學的蒙阿姨。“我是聽紅線女的粵曲長大的,她的去世是廣東文化界一大損失。”  (原標題:最後一次為紅線女“盪失路”)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qy69qyzr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