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天涯的孩子忽晴忽雨的江湖 祝你有夢為馬永遠隨處可棲”
  ——大冰
  初見大冰,一身黑衣,瘦削的臉下是東北大漢的身軀,一把吉他放在黑色盒子里,走到哪都背著,仿佛一個冷面劍客,在今日閱讀環球店溫情的氣氛下顯得很突兀。他傳奇的十年經歷——從主持人到民謠歌手,從江湖游俠到資深文青。一路行走生長,一路遇見了更多傳奇精彩的同行人故事。其新書《他們最幸福》(以下簡稱“《他們》”),挑選10個“幸福”故事,只為與讀者一同分享。
  無法定義的人生幸福
  《他們》描述了大冰過去十多年的“江湖”經歷,內容卻不過是其中的十分之一。他們的幸福是怎樣的?大冰卻說,他們的幸福無法下定義。“百人百面,千人千樣。幸福的概念太大,但可以使用排除法,我可以確定的是,幸福不僅僅是安全感、受人尊敬的體面的生活,以及存在感的簡單相加。”
  正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大冰試圖通過“他們”的經歷,告訴讀者生活的出口、方式,以及如何做到內心強大。正如他所說,從未提倡,也從未批判。“如果讀者覺得這樣的生活不適合他,至少他瞭解了。”
  “一門心思浪跡天涯和一門心思朝九晚五都很傻。所謂的無聊正是因為匱乏,現代文明就應該是多元的。”整個採訪,“多元”是核心。大冰告訴記者,他沒有辭職,也沒有退學,工作和生活如何取捨,全靠自己去平衡。
  百場活動只為賠稿費
  據瞭解,《他們》出版至今,已經能支付大冰位於麗江小酒吧未來兩年的房租了。剩下的盈餘,大冰決定舉辦“百城百所高校”的讀者見面會活動,以住宿自付的方式,把稿費賠出去。“大家讀我的書,我得用別的方式還給他們。”不僅如此,他還發起“買書送作者”活動,親自與幸運讀者共進晚餐,他甚至還“打飛的”去看望了遠在新加坡的讀者,至今已為6位讀者兌現諾言。
  “大部分人還是適應傳統媒體”
  從最開始在網絡上寫作,到結集成書,這個過程大冰覺得順理成章。“大部分人還是適應傳統平媒、紙媒。實體書能夠讓更多讀者知道‘他們’的生活方式。”
  大冰贊成蘇霍姆林斯基所說的“真正的教育就是自我教育”的說法,並認為自我教育的兩個主要途徑為有質量的信息索取和有質量的人際交往溝通,這兩者分別與“讀書”和“游歷”對應,構成了所謂的“閱歷”。一路行走,大冰除了在旅途中與人交流,看山看水看風光,其餘的大部分時間,他選擇與書獨處。“2011年的270本書單,我現在還沒完成,愁死我了!”他皺著眉抓了抓腦袋,窘迫的模樣逗笑了採訪的記者們。
  對於當今的圖書市場,大冰有自己的看法,“正如易中天先生所說‘把精力全放在印封皮兒上了’,字印得太大也是個問題。”他向記者透露。他的下一本書正在籌劃當中,內容是《他們》的延續。
  書香成都記者 楊曉蓓 (圖片由今日閱讀書店提供)
  人物鏈接
  大冰,80年生人,油畫科班出身,山東衛視主持人,山東大學研究生導師。愛民謠音樂及背包旅行,十年餘間一人一鼓賣唱行天涯,混跡西藏多年,在麗江開過多年酒吧。  (原標題:大冰的十年傳奇生長之路)
創作者介紹

pantone

qy69qyzr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